核心
  提示
  成本不公開,教育水準沒有質的提升,產品競爭力又很疲軟,這種情況下,高校有什麼理由漲學費。高校學費漲價需要法制化的游戲規則,其中包括嚴格的程序設計,也應包含漲價的法定理由。
  □ 李迎春 成都商報評論員
  據報道,寧夏、浙江多個省市區近日陸續發佈普通高校學費上調信息,有省區平均漲幅高達50%。業內人士指出,一些高校近年來投資增長過快,導致債務負擔加重,一邊“亂花錢”一邊“喊缺錢”的現象值得警惕。多位高校負責人表示,從2000年到2012年,全國高校學費基本維持不變,但物價水平和學校辦學成本大幅上漲,各高校普遍感到較大經費壓力。我國高校資金來源是財政撥款,高校擴招後,一些省區撥款沒跟上,學校只能依賴貸款和學費。
  此輪高校漲學費據說都經過聽證程序,形式上“合理合法”。國內一家門戶網站有近3萬人參與留言討論,幾乎所有人都持反對態度,這說明聽證會上的各方博弈並不正常,讓人懷疑是主張漲價的一方主導了聽證會,而另一些直接利益相關者被排除在外。
  從法律上講,以合法形式實現非法目的,這樣的合同無效。高校學費漲價很難談得上有何非法目的,但如果真的是為高校盲目擴張、管理低效等後果埋單,這樣的目的顯然不能被接受。
  高校漲價不是不行,關鍵是要有規範合法的漲價游戲規則。從目前狀況看,聽證會似乎成為了游戲規則的全部,這徒有其表,不能服眾。
  近幾年,人們認識到教育過度產業化害人不淺,但實際上教育產業化在國內仍方興未艾,高校大規模擴建擴招,過度負債,很多學校不得不忙著填補虧空,這可以理解,但總要合理合法,講市場規則才好。
  一件商品的價格通常由成本和市場決定。高校要漲學費,首先要把培養學生的成本公佈出來。國內高校資金主要來源於財政撥款,屬於公共財政,公開是必須的。但實際上培養一個本科生、碩士生、博士生成本是多少,高校近幾年大規模擴張,負債情況如何,學校的各種支出情況如何,幾乎沒有完整公開過。國內公辦高校是公益性質,不以盈利為目標,沒有公佈成本的情況下漲學費,誰知道你到底有沒有暴利呢?
  按市場規則,你能培養出好學生,有競爭力,畢業後能拿高薪,學費漲價也是合理的。但近些年應屆畢業生的薪酬數據並不支撐高校漲學費。
  據一些機構在不同年份的調查,2009年至2014年應屆生的平均薪酬為2483元、2153元、2719元、近3000元、2119元和2443元。由於調查機構和人群不同,這些數據可能不夠全面,但大體反映了趨勢,說明瞭問題。應屆生的薪酬有起有落,並沒有逐年上漲,而且都不高,甚至有些年份還低於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。相較而言,一些中專職業學校平均薪酬有時還會超過普通高校畢業生。從媒體和用工單位反饋的情況看,近幾年的應屆生競爭力並不強,還有局部衰減趨勢,這背後說明教育質量不容樂觀。
  成本不公開,教育水準沒有質的提升,產品競爭力又很疲軟,這種情況下,高校有什麼理由漲學費。高校學費漲價需要法制化的游戲規則,其中包括嚴格的程序設計,也應包含漲價的法定理由。  (原標題:高校漲學費要有法制化的游戲規則)
創作者介紹

md41mdiuy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